主页 > G迈生活 >回收绿报报4 >

回收绿报报4

「台湾的回收基金管理制度,在国际上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制度,全世界只有台湾是採取这样的模式,并且成功地运作近20年。」环境经济学专家─国立中央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刘锦龙教授这幺说。

然而,台湾为什幺能够成功地运作这项独特的措施呢?刘教授要为大家介绍,串起资源回收产业的关键角色:「回收清除处理费」!

要谈「回收清除处理费」就少不了专家中的专家──长期参与环保署回收基管会政策谘询、费率审议等各项工作的刘锦龙教授。

「回收基金」做桥樑:先缴费,后补贴

刘锦龙教授自从93年就受聘为环保署「资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会」(以下简称:回收基管会)的委员会成员,可以说是一路看着台湾回收制度成长茁壮。

当问及台湾的回收制度如何成功运作时,刘锦龙教授点出的是「经济诱因」,让制度可以顺利运作,并且在短期之内达到良好的成效。

所以,我们习以为常的「资源回收」,并不是凭空就自行运转的体系,正是因为有行政院环保署回收基管会做为桥樑,才能够补贴回收处理业者,成功扶植台湾回收处理产业。

回收绿报报4
图说:台湾的回收基金管理制度简易示意图。
那基金管理制度是怎幺运行的?

回收基管会先从製造业者、进口业者(统称为:责任业者)依照营业数量、进口数量,缴交回收清除处理费用。

这笔费用由政府(即回收基管会)统筹管理,在回收处理业者完成回收处理并经稽核认证确核之后,就可以向回收基管会申请补贴。

不同于台湾的回收管理制度,许多国家例如德国、日本採取生产者责任制,由厂商自行负责回收的任务,而民众丢废弃物的时候,例如回收家电产品时,需要缴交一笔废弃处理费。在台湾因为民众并没有被直接要求缴费,比较没有意识到回收是需要付费处理的。

基金平衡:「费率审议委员会」要精打细算

既然有收费、有补贴,那幺如何收费?又要补贴多少?这道不能迴避的数学题就出现了!

合理地收费和补贴是维持这样制度运作的关键,因此,回收基管会设置「费率审议委员会」(以下简称:费审会),专家学者和官方代表、厂商代表齐聚一堂,为了台湾资源回收产业的未来精打细算。而费审会主要职责所在就是:审议回收清除处理费用以及补贴回收处理业者的费率。

回收绿报报4
图说:费率审议委员会分成3个工作小组:容器组、物品组、机动车辆组。

费率的调整和订定主要考量回收处理业者的回收清除处理成本,此外还有基金运作的行政费用,并且把废弃物废弃在环境中所会造成的环境成本,例如:焚化炉焚化处理之成本等,也纳入考虑。

这也是为什幺,费审会之中,需要分成3个工作小组,由机动车辆组、容器组、物品组分别进行第一阶段初审通过后,才能送入委员会大会决议。

回收绿报报4
图说:汽车生命週期超过10年,刘教授指出,这类生命週期长的产品,更需要审慎考量,订定费率。
回收关键!环保热爱的算式

费率审议委员会中纳入政府代表、工商团体代表、环保及消保团体代表及专家学者代表。事关重大的费率调整,由各方进行讨论,审慎考量,再透过「环保热爱的算式」精密计算,订定、实施。(注1)

刘锦龙教授解释:「费率调整以基金稳定为原则,如果在一定期间之内,基金的收入跟支出能够达到平衡,委员会并不会随意地调整费率。」

为了鼓励环保产品,责任业者所进口或贩售的商品,部分项目享有绿色费率,缴交比较优惠的回收清除处理费用。回收处理业者方面,也有绿色费率的概念,例如:日光灯中「汞」的回收比例越高、破损率越低,能够获得比较好的补助费率。

如何延续成功,做到更好?刘锦龙教授分析,循环经济中另一个重要的概念是生产者责任制,台湾如果要推循环经济,需要纳入生产者责任制的概念,和现行的制度并行,二者的优点互相补充。

二次料回收还能够享有很好的市场价值的品项,可以採取生产者责任制,纳入市场机制帮忙,让回收处理做得更好。如此,也能避免回收基金的过度负担。


注1 刘锦龙教授说明:「费审会并不是固定的会议时间,而是有弹性的,如果有产品费率需要调整,就召开会议。幕僚单位会先蒐集相关资料,再送到小组讨论。倘若比较複杂的案子,会邀请相关业者来小组表达意见。小组会议之后,再到费率审议委员大会决议,决议通过后并送署长核定。倘若还有其他意见,环保署长尚有权力做某种程度的修正。」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